注册登录
位置: 主页 > 文章 > 学校管理 >

学校管理也应“留白”

发布时间:2017-02-20 10:40   来源:《中国德育》   作者:祁刚   我要收藏

  江苏省镇江市某初中为保持中考高升学率,实行了所谓“精细化管理”:一把手校长亲任初三年级组长;其他校级领导除蹲点年级外,还兼管学科教研组;中层干部蹲点班级;推行随机“推门听课”制度,教师教案与作业批改“周抽检,月反馈”;班主任在语数外教师讲课时坐到班级最后一排随班听课,随时关注是否有学生走神、做小动作……可是结果却适得其反。学校分管校长不无沉痛地说,这届初三该校投入时间最多,消耗精力最多,管理最精细,却偏偏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,全校师生的士气也因此大受挫伤。

  无独有偶,在笔者的调研中,也发现了一些类似的问题。凡是要求全体教师与学生一起做操、跑操的学校,其教师对学校的归属感、幸福感就较低,学校的和谐度就较差,特别是那种安排专人考核教师做操质量的学校,干群关系相当紧张。
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:“教育的性质类似农业,而绝对不像工业。”教育应顺从规律耕耘、施肥、除草、浇灌,要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具体到管理上,要给师生都留足个人空间,抓大放小、张弛有度。管理一个学校,管理一个班级,如果事无巨细,处处在管,而没有留给师生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间,其结果不仅事与愿违,甚至会走向道路以目的无声对抗。

  那么,到底什么该管?什么不该管?该怎么管?

  西汉丞相丙吉有一次外出,遇到行人斗殴,路边躺着死伤的人,丙吉却不闻不问,驱车而过。过了一会儿,当看到老农赶的牛步履蹒跚、气喘吁吁时,丙吉却马上让车夫停车询问缘由。下属不解,问丙吉为何重畜而轻人。丙吉回答说:“行人斗殴,有京兆尹等地方官处理即可,我只要适时考察其政绩,有功则赏,有罪则罚,就可以了。丞相是国家的高级官员,所关心的应当是国家大事。而问牛的事则不同,如今是春天,天气还不应该太热,如果那头牛是因为天太热而喘息,那么现在的气节就不太正常了,农事势必会受到影响。所以,我过问了牛的事。”丙吉问牛的典故,充分说明了领导者角色定位的重要性。

  校长是学校的大管家,愚以为,校长要管的不外乎是五个方面:一是价值的选择。管理一所学校是为了实现一时功利,还是功成不必在我,立志将其打造成“百年老店”的价值取向。二是教育目标的选择,即要培育怎样的人。三是课程的创建。立足校本,提升课堂质量,增强课程创造力。四是教师队伍建设的推动。激励教师不断前行,鼓舞士气,为教师专业成长搭建平台。五是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使其成为推动学校发展的力量。抓住这几个关键点之后,通过教代会确定制度,让中层干部做“法家”,严明制度,分明赏罚,执行有力;让分管校长做“儒家”,承担责任,平衡关系,积极事功;校长则要做“道家”,把权力装进笼子,抑制住事事想管的冲动,顺应规律,道法自然,为广大教师争取更多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间。
至于怎么管的问题,愚以为,只要牢牢把握“减负、尊重、自主”三个原则即可。

  所谓减负,首先是会议减负,频繁召开会议是学校沟通体系未能科学建立的体现。校领导要充分利用校园网络、电子政务平台,一周前发布行事历,周末发布一周亮点与问题点评,减少事务布置性会议。其次是评比创建减负。以项目负责人制度应对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各项创建、评比,减少评比创建活动对大部分教师的干扰。对与学校办学价值观、育人目标差异较大的评比创建,要有舍弃的勇气,为师生创造更多宁静安详的空间。最后是心理减负。在依旧注重升学率的今天,教育质量、教学成绩依然是教师的生命线,期中、期末统考成绩分析会往往是许多教师的噩梦。学校对教师可以少一些批评、多一些激励、多一份等待,在分析考核成绩中使用弹性指标,凡在一定范围内即可视为达标。多多使用纵向比对法则,让教师多与自己比,促进其不断进步。

  所谓尊重,主要是对教师多元价值观的尊重。在弘扬学校主流价值观的基础上,尊重由教师个性差异、地域文化背景形成的非主流价值观。教师要不要每天和学生一起做操,要不要和学生一起同场参加中考、高考模拟测试,要多听听教师的意见,尊重绝大多数教师的选择。尊重教师的人格、维护教师的人格,是校长管理过程中不可逾越的警戒线。将教师的量化考评结果张榜公布,将排名靠后的教师画红线,不分场合地批评教师、肆意贬斥等行为,只会伤害教师的自尊心,最终阻碍学校的健康发展。

  所谓自主,主要是让教师的教学自主。探究式教学法和接受式教学法各有利弊,翻转课堂及“慕课”等新名词又纷纷出炉,乱花渐欲迷人眼。只是,无论教学潮流怎样变换,校长不要盲目跟风,要鼓励教师根据教材、根据学生实际情况和自己的特长,自主决定教学风格。让教师最大可能的实现教育方式自主。校长应该只在宏观教育方法上提出指导意见,在不违背教育方针的前提下,不要在细节上过多干预。除此之外,还要让教师的成长自主。要改变教师培训方式,年初制定多种“培训课程套餐”,实行经费包干,让教师自主选择学习方向。同时,还应当改变教科研任务分配方式,不再是人人被要求撰写论文这一条道,而是设置撰写论文、课题研究、沙龙主题发言、读书反思等多种方式,供教师自主选择,从而激发教师积极参与的兴趣。

  中国绘画讲究“留白”,以虚空传递丰盈,以无字凸显风流。学校管理也应“留白”,管得太细、管得太死,就会使教育工作变成一张被堵满网眼的网,校长累、教师累、学生累,其结果只会事倍功半,甚至对教育造成不必要的伤害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