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登录
位置: 主页 > 滚动播报 >

高端人才培养需废弃金钱度量尺

发布时间:2015-12-09 11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   我要收藏

12月5日,由搜狐网、搜狐教育主办的“教育的精神重塑——生长与生活“年度盛典在北京拉开帷幕,全国教育界专家、学者、媒体人及教育机构领军者等600余人汇聚一堂,就中国教育的热点话题展开深入探讨。在《变革世界中的学校和教师进化论》论坛中,《知识分子》主编、清华大学教授鲁白、华裔科学家、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毕奇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、北京五中校长张斌平、成都教育科学院院长罗清红进行了分享。

  此文为搜狐教育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,违者必究!

  

  以下是华裔科学家、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毕奇的精彩对话:

  苗绿(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):教育改革一直以来受到社会广泛关注,公众对教育的期待度非常高。其实,纵观教育发展,我们一直在探索和前行,能否谈谈您认为近年来中国教育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  毕奇(华裔科学家、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):最近教育比较大的变化就是互联网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产生使得我们的教育发生非常大的变化,我的小孩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,其中有的课是学技术,我问他最近学习怎么样,他说我的那个老师讲得非常不好,所以很多时间都在网上找同样的教材课程,网上讲得非常好。从这里我就觉得,实际上我们的教育正在经历非常重大的变革,这个变革就是说你的老师,实际上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给你授课的老师,实际上授课的老师是在网上的非常好的教材。

  从这点上看,整个教育都将会有非常大的变革,这个变革突出地发生在几个方面。第一个方面,对老师的要求提高了,以前老师只要占据了课堂,就是主角。而现在不是这样的了,老师要不断进修,成为真正的学生心目中能够被信服的教师。

  第二个变革是,我们现在很多的学校,大家都认为老师是白领,实际上如果你真正看,老师很大程度上是蓝领。有着很大重复性的体力劳动,比如在课堂上授课。但是这方面将会发生非常大的变革,因为有了现在的互联网,很多的课件都能够做得非常好。这样的话老师更多的时间应该是放在怎么样教学生,怎么样把学生教好,而不是放在自己照本宣科教课上。

  第三个变革是教学。我们的目的是什么,现在我们公众对教育不满意的是它的单一性,比如一考定终身的单一性。其实,我们的单一性并不是一无是处的,因为我们现在的体系,培养了非常多为我们国家现代的发展所需要的人才,包括技工,初级工程师。但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培养出的大家、大师非常少。这正是因为我们整个体制造成的。

  我很多的同事现在在美国大学做教授,他们告诉我,中国学生已经不是国外教授的首选。这是因为两个问题,一个方面我们出去的人多了,不像以前那么优秀。第二就是我们的考试制度,他们很会考试,但动手能力很差。这一点上,我们最近的变革正在解决这一问题。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革时代,这个变革将会极大改变我们培养什么样的人,用什么方法培养的,以及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。

  苗绿(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):毕奇老师是华裔科学家,在美国的行政教育体制里面很多年,您能不能给我们谈谈中国高校有什么样的突破?

  毕奇(华裔科学家、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):从总体来说,中国的高等教育是成功的。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我们的高等教育失败了呢?是因为我们的传统,我们望子成龙,我们希望我们的小孩成为宝塔尖上顶端的人。中国教育在这方面有很大的问题。此外,有金钱的因素,这个东西是很早就从美国传过来的,我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时候,在八十年代,贝尔实验室是根本不谈金钱的,但是到了后半期,有个叫GE的美国公司,他们在股市上面非常成功,金钱逐渐成为了衡量所有行业的一个统一的度量,甚至包括教育和科技。

  金钱成为统一度量以后,培养高端人才方面也受到金钱观的影响,我们国家很多的高等院校,都在培养中低端的科技人员。因为如果用金钱来衡量,在选项目方面,都会选择难度小、风险小、资金周转快的。因为同样的一百块钱,现在一百块钱能抵将来的两百块钱。所以他们需要选择时间短周转快的项目。如果你要培养高精尖的人才,它就跟金钱完全搭不上了,高端人才培养,是十年磨一剑。金钱做打水漂的打算,时间不能是成本,效率不是目标。而从金钱角度来讲,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。急功是为了近利。既然金钱是度量,急功近利就是必然的结果。所以,只能培养出中低端人才。但高端人才培养的动力不是金钱,而是理想,这就是为什么大家说培养高端人才要由兴趣驱动,在宽松的环境下产生,而不能通过量化的数字来绩效,以及军事化的行政来管理。